AI 时代,只会制造更多 996

标签: 无
发布于: 2019-09-27 17:24
浏览量: 51次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

一家印度公司宣称,他们能用 AI 自动定制手机 App。原来由数个开发、测试、UI 设计师以及产品经理花费几个月时间才能完成的工作,现在 AI 就能全部代劳。

这家名叫 Engineer.ai 的印度公司来头不小。它成立于 2016 年,获得了来自多家风投的 2950 万美元融资,投资者中还有一家软银的全资子公司。在去年宣布获得融资时,Engineer.ai 还宣布,公司收入已经达到 2400 万美元,是一家有着相当规模的创业公司。

这家网站有多神奇呢?他们宣称,定制一个手机 App 就和拼积木一样简单,只要选择几个关键参数,AI 就能自动产生一个功能完备的 App。

AI 技术难道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我带着好奇打开了 Engineer.ai 的官网。

首先可以选择自己想要开发什么,除了手机 App 之外,还可以定制网站、电商平台,甚至可穿戴设备。我选择了手机 App。

下一步是最妙的,Engineer.ai 允许用户选择一款与自己的想法最类似的 App,有 Uber、Snapchat、Quora,甚至还有微信。比如,我想开发一个打车或者外卖这种共享经济 App,那就选择 Uber。

接下来就是为自己想开发的 App 添置各种各样的功能了。Engineer.ai 的开发界面上,从搜索、帮助、创建账户,到邀请好友、私信、付款……各种功能,应有尽有,每一个功能都附有几百美元到上千美元的价签。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步了,你可以选择你的 App 的工作团队所在地点、App 所支持的操作系统,以及制定 App 开发的时间表。Engineer.ai 会根据你的选择,计算出开发这个 App 所需的价格。

付款之后,据 Engineer.ai 的说法,接下来的一切就交给 AI 了。

这个网站给我的感觉是,用户界面扁平干净,全程操作简洁顺滑。这年头,点几个按钮就能开发 App,若这个技术被推广开来,下一个被 AI 替代的职业,看来真的是码农了。

然而,这一切都是浮云。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Engineer.ai 根本没有人工智能,他们是用一群印度码农冒充 AI,为客户编写手机 App 的代码。

Engineer.ai 的一些现任和前任员工对《华尔街日报》表示,所谓 "AI 自动开发 App",是对公司真实业务的过分夸大。事实上,开发 App 的绝大部分工作,都由来自印度和其它一些地方的程序员冒充 AI,手工完成。

AI 骗局

此事曝出后几天,Engineer.ai 的创始人、自封公司 " 大护法 "(Chief Wizard)的印度裔英国人萨钦 · 戴夫 · 杜加尔作出了回应。杜加尔表示,自己的公司使用的是 " 真人协助 AI"(human-assisted AI),从未声称能自动开发手机应用。他还说,Engineer.ai 在这一方面从来对客户、投资人和媒体开诚布公。

但是,在 Engineer.ai 风头正盛之时,他却并不是这么说的。

" 我们开发的名叫‘娜塔莎’的 AI,可以让定制 App 像订披萨一样容易。" 杜加尔去年在印度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主流手机 App 的代码大同小异,Engineer.ai 可以自动开发新的 App。他还说,公司最近开发的 App 有超过八成 " 都是全自动开发的 "。

事实上,Engineer.ai 就连 " 真人协助 AI" 都没开发出来。

一名熟悉公司内部运营的人士对《华尔街日报》表示,Engineer.ai 最近两个月才刚刚开始研发与自动编写 App 有关的技术,公司距离能够在核心业务中使用 AI,至少还需一年多时间。

而就在最近,公司的前任首席商务官罗伯特 · 霍德海姆将公司告上法庭。在起诉状中,霍德海姆表示,公司创始人杜加尔 " 向投资人吹嘘说 Engineer.ai 的产品已经研发了 80%,但实际上还根本没有开始。"

帮你订披萨的 AI,其实是人工代劳

一家千万级别的 AI 创业公司,竟然与 AI 基本没有什么关系,这也是近年来 AI 热潮中资本疯狂涌入的一个体现。

2018 年,全球的 AI 创业公司总共获得了超过 93 亿美元的融资,与 2017 年相比几乎翻了一番。加勒比海岛安圭拉的域名 .ai 由于与人工智能的缩写相同,近段时间也备受热捧,总数几年来也翻了一番。

伴随着 AI 热潮而来的,是屡见不鲜的用人工冒充的伪 AI。早在 2008 年,提供语音信箱转文字服务的美国创业公司 Spinvox 就被曝出根本没有掌握语音转文字的技术,而是用设在海外的呼叫中心的员工将语音人工听写成文字。

2017 年,企业财务管理软件 Expensify 也承认,自己宣称能用 " 智能扫描技术 " 识别并处理收据,实际上根本没有这回事,是把收据上传到亚马逊的外包平台上人工识别的。

最令人震惊的事件发生在 2016 年,彭博社曝出许多 " 聊天机器人 " 其实都是有人值守的,有的甚至完全由真人应答。

最初,创业公司 X.ai 于 2014 年推出了一款 AI 助理,可以 " 自动 " 安排会议、发邮件预约会面,等等。许多用户对这款 AI 助理的 " 真人般的语调 " 和 " 优雅举止 " 赞赏有加。他们没有想到,AI 助理发出的每一封邮件,其实都是 X.ai 公司的员工人工操作的。

像 24 岁的威利 · 凯尔文这样的员工,有时过着比 "996" 更忙碌的生活——从早上七点一直干到晚上九点半,因为 AI 助理是 24 小时在线的,凯尔文得把晚上积压的所有用户请求处理完,才能下班。

同样的事情在纽约的一个管家软件 GoButler 上再次出现。用户可以给 GoButler 发消息要求各种服务,比如:" 我要订一张从伦敦到洛杉矶的机票。"GoButler 就会与 Engineer.ai 一样,用 " 真人协助 AI"24 小时全天候自动满足用户的需求。

但是,两名前员工曝出,GoButler 唯一 " 自动 " 实现的是偶尔向用户发送的广告消息。其他所有业务,都是由真人假装 AI 来完成。

为此,GoButler 的员工每天三班倒,人工处理用户的所有请求。绝大多数的请求很无聊,比如让 GoButler 订个披萨之类。但要命的是,由于用户不知道对面是真人,员工经常在平台上收到大量不堪入目的黄色请求。

冒充 AI,对这些 " 聊天机器人 "、"AI 助理 " 的员工来说,是一种煎熬。每天十二小时甚至更多的折磨,产生了一幅荒唐图景:正当全球各界担心 AI 将取代人类、造成失业,美国总统候选人杨安泽甚至为此要给全体美国人每月发一千美元的同时,X.ai 的一名员工却迫不及待地期望自己的工作早日被 AI 取代。

AI 背后,是成千上万个低收入岗位

不过,虽然人工冒充 AI 备受指责,但真正的 AI 也并非完全脱离真人。恰恰相反,AI 研发中的机器学习过程,需要大量真人协助,可以说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

比如,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需要有能力识别出道路上的行人、障碍物、红绿灯等等。这一工作就由幕后的无数真人作铺垫。他们每天在电脑屏幕前,面对成千上万张的图片,标出里面的行人、障碍物、红绿灯,然后用这些标记过的图片来训练 AI,最终使 AI 具有识别道路上常见物体的能力。

有的大公司非常机智地把这项工作以验证码的方式交给全球无数网友来完成。比如,你会在使用谷歌时看到 " 请选择以下图片中所有的摩托车 " 这类的验证。但是,小公司就没有这个能力了。

而且,即使是世界巨头,也不能让全球网友选择以下图片中所有的肠息肉,或者选择以下图片中所有的黄图。

这些艰苦工作,就由印度、中国、尼泊尔、菲律宾、东非、美国等各地的 AI 训练中心的员工来完成。2018 年,数据标记产业的规模达到了 5 亿美元,预计到 2023 年将增长到 12 亿美元。

在印度东部庙宇林立的古城布巴内斯瓦尔,AI 训练产业正如火如荼地发展,大量劳动力开始从事这一工作。24 岁的娜米塔 · 普拉德汉就是其中一员,《纽约时报》近期探访了她所工作的公司 iMerit 旗下的一个 AI 训练中心。

iMerit 是印度本地一家承接 AI 训练业务的公司,共有 2,000 名普拉德汉这样的员工,曾为亚马逊、微软等巨头提供服务。" 我们希望带着低收入人群走进科技界,为他们提供科技领域的工作。"iMerit 的创始人拉达 · 巴苏对《纽约时报》说。

然而,像普拉德汉所做的,也很难称得上是 " 科技领域的工作 "。她被一个加州的非执业医师远程培训了一周之后,就开始上岗,每天坐在电脑前八个小时,从一段段肠镜检查视频里识别出肠息肉、血栓、炎症等各种病变。

但对于另一些 AI 训练员来说,他们看到的图像就没那么容易适应了。Facebook 等社交媒体巨头正在开发能够自动识别并删除血腥、暴力、色情等内容的 AI,而这种 AI 也需要真人进行训练。这对员工的心理是很大的考验,有的人在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像 iMerit 这样的公司,不得不在黄图和砍头视频之间,混合穿插一些更无害的内容。即使这样,许多公司仍把负责鉴别色情暴力内容的员工安排在单人隔间里,与其他员工隔开。

在印度,这样的工作收入并不算高。普拉德汉每个月能拿到 150 到 200 美元(约合人民币 1080 到 1430 元)左右的工资,而 iMerit 从她的工作中每个月能获得高达 800 到 1000 美元的收入。虽然 AI 训练员们的收入按照中国或美国的标准简直低的可怜,但对于印度人来说,却足够作为通往中产阶级的敲门砖。

这就是繁荣的 AI 产业背后,由密集劳动力堆起来的故事。在伦敦和硅谷,真假难辨的 AI 创业公司动辄获得千万级别的融资,AI 在媒体眼中代表着科技界的未来。

而在大洋彼岸,为 AI 奠基的真实世界却根本称不上有什么未来感:AI 尚未取代人类的工作岗位,而是正在制造着成千上万个单调的低收入工作。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我们也随时欢迎您的参与,留言向我们推荐您读到的低调好文。

本文由公众号「世界说」(ID:globusnews)授权转载,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访问关注。

— 本文来自:ZAKER新闻

— [版权说明] 该内容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帖暂无评论
上一篇:在电脑桌面上养蟑螂,除了喂食还能给它戴蝴蝶结 下一篇:下一份工作更好,当代职场最大的骗局